寻欢

励志做咸鱼的中二少年

唯美食与自己不可辜负,好像找到了长肉的原因

你我终是无缘——留墨

生逢乱世,动心已是奢侈,何盼厮守

故事的最后,诺大的天下只剩下摇光和天权两股势力,新锐将领年轻气盛,主动请兵想一鼓作气吞下天权这块大肥羊。

两军对阵,我邀他阵前谈判。旁侧无人时,我低声耳语,隔天对阵,我假意刺伤你,然后两军各自退回,至于两国关系你我从长计议,怎样?我抬眸,看到的是他满满的信任与欣喜"本王就知道,本王就知道阿离是不会也不愿跟本王兵戎相见的"他扣着我的肩膀,一如往昔天权王宫里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一瞬间我看到他眸子里闪烁着璀璨的星河。

隔日,战场之上,两军对阵,那本应悄悄偏过的剑锋,确实直直的的刺进了他的心脏,鲜血肆意流淌,手上,剑上,衣服上,脸上,哪哪都是,无论我怎么用力的抹都擦不尽那刺眼的痕迹,呵,执明我到底有什么好,虚情假意,满眼算计,值得你死了都要粘着我,哄着我!

背后,我听见有敌军的将领小声嘀咕 枉费王上那么信任他,到头来不过是没心没肺的毒蛇。 只是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慕容离早已随着天权的灭亡而逝去,活下来的,只是唯一的无悲无喜的九州共主——慕容黎。

【吏青】补发 九世轮回 第二世

第二世
赵吏成为摆渡人的第100年
“赵吏阻止饕餮食人,维护冥界秩序有功,特许假三天,辖区由临区无常代为管理。”
赵吏举着油灯,踉跄的走在幽深的小路上,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鬼也没有。
赵吏做灵魂摆渡人,虽不曾与别的摆渡人结怨,但也未曾与别的摆渡人交好。赵吏喜静,除了冥王,他谁也不认识。聚会和宴请他从来不去,有鬼差在背后嚼舌头,说赵吏傲慢,目中无人,大家便更加的疏远他
饕餮能跨越无数辖区不被发现,偏偏到了赵吏这动作大的惊人也不是偶然,只是现在赵吏没时间思考这些
他举着油灯跌跌撞撞的进了一家古庙,后背的伤渗透出大片的鲜血,灵力正从那个出口快速流失。此时的赵吏不过是众多鬼差中的一个,哪怕他死在这荒郊野外,冥王亦不会多看他一眼,冥界的规律从来都是胜者为王的。现在有撕咬力一点的走兽闯进来都足以让受伤的人招架半天。何况赵吏已经昏死过去。
古庙外寒风阵阵豆大的雨珠砸在地上,庙里那人靠在草垛上冷汗一茬接着一茬。幽香飘过,草垛上的人打起轻微的呼噜。一个16岁的少年从草垛后走出来,纤瘦但不孱弱,脖子上系了一个铃铛,他担忧的检查赵吏的伤势,給赵吏擦脸,喂水,处理伤口。少年捡来干柴,点火驱赶野兽,伤者一夜好眠,天亮前少年在不远处摘了几个果子留下,自己却躲回草垛后。
油灯灭了,赵吏幽幽醒来,检查了一下伤口,驱动灵力修复受损的部分黄昏时分才停歇吃了两个果子,点上油灯打坐。片刻幽香飘来,赵吏熟睡过去,少年又从草垛后钻出,检查赵吏的伤口,点起柴火,守了赵吏一夜,天亮前留下几个果子,又躲回草垛后。油灯一熄,赵吏醒来,奇怪自己怎么睡着了,又庆幸晚上没有野兽偷袭。赵吏发现自己的伤好的差不多,再有一日便可复原,很是高兴。
夜晚,少年与前两日一样打理好一切就一直守着赵吏,只是清晨少年没有再躲回草垛而是不舍地看了赵吏一眼向外走去。油灯的灯芯燃尽,灯灭了。赵吏醒来,活动一下筋骨,发觉自己完全好了,看看熄灭的油灯,“这灯芯真好用,竟烧了三夜"

【吏青】此生此世

第九世
战火纷飞的年代物质资源极度匮乏,战士们吃不饱,穿不暖,每前进一步都格外的艰难,更别提扶持关照别人了。或许在这浩浩荡荡的队伍里,有一个人例外,他脖子上用红绳系了一个铃铛,跑起来叮叮当当,一般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扶着受伤的队员或者給走不动的战友打气,像一个活力十足的小兔子。
赵吏本来只是想看看他就好,世界越来越模糊,在这个动荡的年代自己不想成为他的负累,不想他为自己分一点心。直到
阿金注意到那个依靠在大树上的黑色身影,关心而担忧的问
"老乡,喝点水吧
你的眼睛
努力活下去"
对着阿金清澈的眸子,赵吏知道生生世世认定就是他了。

今生今世
"青子,想啥呐,开饭了。再不快点,饺子可被这大嘴怪吃光啦"赵吏穿着holle kitty粉色的小围裙,在餐桌前张喽着,眼睛盯着娅蓄势待发的爪子。昏黄的灯光落在赵吏的身上为往日霸道的人增添了一丝温柔。
冬青洗了爪子,蹿到赵吏背后,搂住赵吏的腰,头搁在赵吏肩膀上“什么馅儿的”
赵吏夹了一个饺子喂給他"香菇肉,肉三鲜"冬青鼓着腮帮子"好吃"
看着这一幕,赵吏觉着特儿满足,一回头一脸黑线三盘饺子一扫而空,玄女嚼着碗里最后的饺子满足的抬起头看着秀恩爱的俩人"哈,我吃饱喝足了,你俩随意啊,我先去看春晚了"
"嘿,让你等会"赵吏瞪玄女
冬青摸摸肚子"我还没吃呢"
赵吏看着冬青噗嗤乐了"没事,哥再给你包!"
灯火阑珊,我在万千人中遇到了你,真好

【吏青】九世轮回 第八世

第八世

海棠站在无妄峰上,再踏前一步就是万丈悬崖,也是有关赵吏记忆的终点。他闭上眼,回忆起前几世的种种,那人的淡漠,那人的善良,那人的脆弱,那人的决绝,那人的喜怒哀乐他有幸遍尝。或者这场追逐赵吏的游戏对他来说,像极了小伙伴口中的西游记,十万八千里,轮回百度的守候,别人看到的是精彩欢乐,只有经历得人才懂得其中的寂寞,只是为了他,一切都好值得。
眼角,一滴眼泪掉落,陷入尘埃。
赵吏,答应我,来世一定要找到我
话罢,踏前一步落入悬崖
12年以后
“小鬼你别跑,小小年纪就偷东西"一个四十岁的小贩追一个12岁的小乞丐跑,"大叔我妹妹两天没吃东西了,你就行行好吧"小孩拼命的跑,不时回头看看,没注意撞上一个黑色身影,那人的胸膛很硬,男孩没停住,向后倒去,男人眼疾手快拉住他。手掌落到了男孩的手腕处的铃铛上,红色的绳子穿着金色的小铃铛,跑的时候叮当作响,让赵吏想起了记忆中那个死在自己剑下的天使,他扶住少年,可能撞的太用力,小乞丐还没晃过神,小贩呼哧呼哧追上来"让你跑,可逮到你了"
赵吏把男孩护在身后,"你为什么追他"
"他偷我的包子"小贩指着他身后的男孩,男孩捏住赵吏的衣角,低着头,不敢直视人的眼睛怯怯的说"妹妹饿"赵吏摸摸小乞丐的头,伸手给了小贩三个铜板
赵吏陪小孩回家,那是一个破败不堪的小草房,"妹妹我给你带吃的回来了"小乞丐跑进屋子里,赵吏却迟疑了一下,跟在男孩身后走进去。床上躺着一个七八岁小女孩,嘴唇苍白。赵吏看向屋角,小女孩的灵魂站在哪里,看着跪在床边拼命摇着妹妹的小男孩哭得撕心裂肺。赵吏走到角落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把她揽在怀里。"妹妹!妹妹!你醒醒。"兄妹两人,阴阳两隔,却不约而同的做着同样的事,撕心裂肺的哭着,为了不受命运眷顾的家人,也为了失去家人的自己。
赵吏把女孩的灵魂交给自己的同事,揽住哭花了脸的小乞丐。一下一下的摸男孩的后脑勺。赵吏陪小男孩埋了妹妹。亲手給小丫头的坟包前插上一株鲜花。
在小丫头的坟前,赵吏拉住小乞丐蹲下与之平视,"你叫什么名字"
"海棠"
"海棠愿意跟哥哥一起生活吗"
男孩低下头,用极小的声音说道"愿意"
夕阳西下,一大一小,牵着手走在林间小路上

【吏青】九世轮回 第七世

第七世
木兰是赵吏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捡到的,当赵吏问她是否愿意做灵魂摆渡人时,木兰没有一丝犹豫的同意了。木兰说她想活着,想看到天下太平的那一天。只是这世界太平是短暂的,动荡确是常态。
木兰很崇拜赵吏这个哥哥,也成为赵吏除了慕容以外唯二的朋友。
"吏哥哥,我给你带来了一颗种子"
"又给吏哥哥带什么啊"赵吏说话的时候正在給瓷缸的小鱼喂食
这近百年来木兰看赵吏独来独往,怕赵吏孤独,一共給赵吏送了两只狗,一只鹦鹉,一盆月季,一只金丝猴,四只小金鱼。不出意外的,除了日前送的小金鱼以外,剩下的全都去了极乐世界。赵吏翻个白眼,却不想扫了这丫头的性。
木兰找来一个铲子,在院子里铲了个小坑,把种子放进去,又细心的添平,浇水。"吏哥哥,这是棵冬青树,冬青树的花语是生命,能活很久哦"木兰眨了眨眼睛
赵吏不想承认,他心里对这颗种子有小小期待,在他失望透顶,以为这颗种子不会开花的时候,冬青开花了,绿色的小芽,努力的向上生长,充斥着生命的美好。十几年的功夫,冬青长得又高又壮,后来赵吏多一个习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躺在树下,头靠着树根,说自己在外面的所见所闻,喜怒哀乐,海棠觉的那一刻像极了千百年前的岁月,而他也有了新的名字冬青。佛告诉他,过了这一世,他将不再以物的方式,陪伴赵吏,也就意味着他将不记得赵吏,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能走向何处,就看命运的安排了

【吏青】九世轮回 第六世

第六世
日头西下,浪花拍打在沿岸的礁石上,头戴斗笠的男人穿着一双草鞋踏在软软的沙子上,微凉的海水冲刷着他脚面上的风尘,在他的身后一行孤独的脚印延伸向远方。赵吏已经走了一天了,从日出到日落,可是他的心情还是没有变好。就在昨天,一个等级很高的摆渡人,灰飞烟灭了,茶茶亲自动的手,理由是他妄图偷回自己的记忆和灵魂但是很不巧的被茶茶发现了。
赵吏跟那个摆渡人关系不错,偶尔也会约慕容一起喝一杯,那人说过,前生最重要的东西刻在灵魂上。
说实话,生死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不怎么样,自己遗忘了最重要的东西这感觉更难受。可赵吏不能反抗茶茶,至少现在不能,苦闷的人,只能听听这海浪廖解郁闷,赵吏没留神脚下,一脚踢在一个东西上这东西滚了两圈,窝在泥沙里。赵吏一看乐了,是个白色大海螺,白色的螺纹线条里掺了一抹红色的螺纹甚是好看。赵吏下意识的把海螺,放在耳边,一阵悠扬的歌声从海螺里传来,悠扬凄婉,好听极了,赵吏干脆躺在沙滩上,将海螺靠在耳边,这美丽的歌声,恰到好处的抚慰了赵吏心中的烦闷抑郁。就那样躺在沙滩上睡着了,赵吏做了一个梦,千百年来唯一的一个梦,梦里他枕在一个小男孩光洁的膝上,男孩给他唱歌哄她入睡,末了还对他说无论你到哪里,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吏青】九世轮回 第五世

第五世 如果我是一只小乌龟

海棠的灵魂沿着熟悉的路回到西天的时候正遇到一位老人在树下乘凉,老人很富态赤裸着胸膛慈眉善目的挂着笑意
"年轻人,老叟年纪大了口渴的紧,能给老叟取点水吗"海棠点点头"年轻人,老叟鞋里有石头,你能帮我看看吗"海棠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年轻人。。。""年轻人。。。"海棠虽急着走,也都耐心的完成了老人的请求。
等老人舒舒坦坦了,继续纳凉,海棠赶忙无妄峰,赵吏在等他呢。他没看到,老人在他走后,幻化了样子,赫然是弥勒佛陀,他看着海棠离开的方向眼弯成一条线"这一世,总算能长久点"叹了口气,老神在在的走了

等海棠再醒过来的时候,周身是白色的墙,海棠用力敲开墙面,发现那是一个白色的壳,而自己变成了一只小乌龟。好波小乌龟就小乌龟只要能见到他怎样都行。
"老板,给我来只小王八,我要熬王八汤"他听到赵吏这样说,什么鬼,我就耽误了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你一定是假的吏哥哥小乌龟这样想
赵吏拎着小王八回家了,"别急熬,我一会就送你下锅"说完还煞有介事的拍了拍海棠的头
海棠没进过油锅,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自己深爱的人烹了,说不怕是假的。赵吏烧好水看到的就是绿色的小王八筛糠似的抖个不停。
扑哧乐了
这小东西还挺好玩
要不等两天再吃
这一等就等了50多年

【吏青】九世轮回 第四世

第四世
赵吏所在的辖区出现多具婴尸,受害者的灵魂被强行抽离,冥王命令赵吏一定要彻查这件事,绝不可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尸体处理的非常干净,一连几日赵吏仍是一筹莫展,慕容送来消息南边树林有妖邪圈地为王,能在这么短的建成羽翼极可能与婴尸案有关,建议赵吏一去。
刚进树林,赵吏就迷了路,一阵悠扬的歌声从树林深处传来,歌声婉转动听,更重要的是这歌声給赵吏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赵吏跟随歌声的指引,找到了千年树妖,发现树妖没有食尽的婴孩灵魂。一番恶斗,树妖和赵吏都受了重伤,树妖叫道"死东西还不出来帮老娘,是等我死了,坐收渔翁之力呢是吧" 片刻一个16岁大小瘦弱的小男孩赤着脚走出来,他周身成淡淡的绿色,耳朵尖尖的,浑身上下只有一件绿袄围在腰上,头上带着枯枝做的圈,脖子上挂了一个小铃铛用红绳穿着。看起来既可怜又可爱。这会正怯怯的走出来,扶起赵吏
"姥姥你不要再做坏事了,你吃了那么多婴孩的灵魂会遭报应的”
"报应?要说报应也少不了你吧,我照顾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嗯?"最后一个字尚未吐出,树妖一掌打在男孩身上,男孩口吐绿色液体,倒在一旁。赵吏趁机反攻,杀了树妖,累得摊在地上,男孩想去扶他却被赵吏避开"你用歌声引我来这里,甚至在我杀了树妖时没有助她,我跟你非亲非故你这么做无非是想搬到她,取代他,别说那些灵魂你没有吞食,你觉得我会养虎为患吗"说着一剑刺向男孩,男孩惊呼一声反应过来时剑已被拔出,他渐渐变得透明,周遭的树开始哗哗做响,顶部的树枝和树叶渐渐消散成绿色的荧光向上飘去,男孩看着赵吏眼中笼罩着薄薄的雾气等少年整个人消散在空中,赵吏身处的环境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番景象,远处是自己熟悉的道路和村庄 。一片叶子打着旋落了下来, 刚才的打斗好似一场梦境,无影无踪。
赵吏拿着树叶去问慕容,慕容扶着树叶,大概是那一片的树灵吧。
赵吏一惊,树灵守护树林,亦灵亦仙    

【吏青】九世轮回 第三世

第三世
赵吏第一个说的上话的朋友是慕容,那年一个女鬼从慕容的辖区辗转逃到赵吏的地盘。三百年道行的女鬼耗费了赵吏很大的功夫,正准备带女鬼去冥界。慕容出现了,以女鬼在自己辖区为由,要求处置她——灰飞烟灭。理由是女鬼害死了很多人,赵吏觉得功过应该由冥府定夺,且罪不致灰飞烟灭。俩人僵持不下,针锋相对,只能亮出兵器,武力相争。最后赵吏险胜,慕容听凭赵吏送女鬼回冥界。一阵较量后两个人疲惫的躺在地上,彼此相视一笑,约好一起去喝酒。
两个不打不相识的男人由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年春天,柳树抽枝发芽,柳絮纷飞。慕容约赵吏一同喝酒,鬼差饮人间的酒是不会醉的,不过这次慕容请赵吏喝的可是昆仑西王母上好的玉露琼浆,纵使不会醉,这人间难觅的极品也是要尝一尝的。 
赵吏和慕容一杯接着一杯的对饮,酒过三巡两人都有了醉意。
慕容拉着赵吏"赵兄,我跟你说啊,我做。。呃。。鬼差这么长时间里呃。。我可是头呃。。头一回喝的这么开心
你知道。。。你知道我最痛苦的事情是。。。呃。。是什么吗。。我没有。。感情感觉不到痛苦。。。活的像个行尸走肉似的"慕容摇摇晃晃举着杯走向赵吏,没等到地方就一头栽到在地上
赵吏对着慕容的方向不住闭眼点头,不时也直接栽到桌子上。晚风抚过,柳絮顺应着风的追求,飘向大地。有一朵绒毛缓缓的落下,轻柔的抚过赵吏的脸颊,在空中转了一个圈,落入赵吏的酒杯里。唯留风中那一句"想你"